上海公墓长青烈士陵园官网,买墓地免费上门接送看墓,提前1-2天预约!
全国咨询电话:0512-57756732
长青烈士陵园
长青烈士陵园

长青烈士陵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

长青烈士陵园殡葬文化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殡葬文化

魏晋时期的招魂葬俗

来源:2021-10-22 07:30:45
    魏晋时期,楚俗的招魂葬并未得到权威礼制的承认.“永嘉五年,东海王越亮。先是,裴妃为人所略卖于吴氏,太兴中,得渡江,欲招魂葬越。元帝诏有司详议,博士傅纯曰:‘圣人制礼,以事缘情,设家(淳)以藏形,而事之以凶,立庙桃以安神,而奉之以吉。送形而往,迎精而还。此墓庙之大分,形神之异制也。至于室寝庙坊,祭非一处,所以广求神之道,而独不祭于墓,明非神之所处也。今乱形神之别,错庙墓之宜,违礼制义,莫大于此。’于是下诏不许。裴氏不奉诏,遂葬越于广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上海公墓,长青烈士陵园,太仓公墓,上海墓地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魏晋时期的招魂葬俗

    太兴末,墓毁,改葬丹徒”。故太兴元年夏四月“戊寅,初禁招魂葬”。由此还引发了一场有关反对与赞成招魂葬的争论,具体内容在徐乾学的《读礼通考》卷85中有详细的记载。至于争论的焦点,金式武先生认为是“墓中有无灵魂”及“人死后神(魂)形(体)是分离还是神形仍相依?”。这种观点的确指出了两者之间的分歧,但如果我们从文化的角度似乎更能理解两派各的立场。上文所提及的争论就是因此而生。给尸不归乡的死者招魂当为吴楚时俗。虽然郑国有“三月上已,傣消两水之上,招魂续魄,秉宵草以拂不祥”之俗,见郑玄《韩诗注》,但是《诗经·郑风·漆淆》原诗为:“漆与消,方涣涣兮。士与女,方秉蔺兮。女日:‘观乎’?士曰:‘既且’。”表明此风俗在郑地已游戏化,成为一种社会活动。故屈原诗所描绘楚风;“魂兮归来人修兮,工祝招君背行先兮,秦髯齐缕络郑锦兮,招具该备永啸呼兮,魂兮归来反故居兮。”更与东海王妃所为相一致,即东海王妃招魂是从吴楚之俗。司马氏系经学礼法世家,故以此为悖。由于东晋、刘宋时中原士人源源不断地渡江南来,要不要人乡随俗,以招魂来哀悼死难于故土的亲人,引起了这场大辩论。。士族代表袁环、阮放、傅纯、张亮、江渊、庚尉之等皆据礼制反对,只有东海国学官“周生以为宜尔”。所以我们认为争论“墓中有无灵魂’,及“人死后神(魂)形(体)是分离还是神形仍相依?”这类问题背后反映出来的却是两种文化习俗的冲突。
    虽然朝议倾向于反对,但事实上却是屡禁不止的。南朝的情形自不必说,就连北朝也深受楚俗的影响。北朝一方面把中原复礼作为当时丧制的基本内容之一,一般官僚死后皆需举行。如《魏书》卷108之四《礼志四》载,孝明帝神龟元年(518年)九月,尼高皇太后崩于瑶光寺,“有司奏:‘按旧事,皇太后崩仪,自复魄敛葬,百官哭临。夕”而((颜氏家训终制篇》中也说“一日放臂,沐浴而已,不劳复魄”。这也从侧面表明复魄在一般的贵族官僚死后还是必要的。另一方面,在遇到尸首无存的情况下,也逐步开始实行招魂葬。在《魏书》卷45((裴骏传》附《裴宣传》中,世宗初,宣上言:“自迁都以来,凡战阵之处,及军罢兵还之道,所有骸骼无人覆藏者,诸悉令州郡……掩埋,并符出兵之乡,其家有死于戎役者,使皆招魂复魄,……诏从之。”在战争使得众多士兵尸不还乡的情况下,诏令强调丧家替死者招魂。这无疑是与楚地的招魂相一致的。但需诏令强调也说明它在民间并非十分流行。正如陈舒《武陵王招魂葬议》云:“按《礼》,无招魂葬者,皆由孝子哀情迷惑。显然,民间风俗是很难为行政命令所左右的,招魂葬不但未因遭禁而销声匿迹,甚至取得最终的礼法地位。从朝内争论到“初禁招魂葬”,再到现在的“诏从之”,招魂葬已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。